adc影院最新入口确认在线观看

唐天心怒极攻心之下潜力爆发,动作极为敏捷,再加上女孩子生理发育相较于男生略早,现在的唐天心身高已逼近一米六五,比郑峰还高小半个头,再配上她明显比例偏高的一双大长腿,只三两步便追到郑峰背后,啪的一声抓住郑峰后衣襟。

然后她也不知怎想的,下意识便将手伸向郑峰的耳朵,拧住。

自从六岁时分别到如今,两人已有四年未见,有什么事都只是通过在量子网络里模拟对坐着交流,还是在《星级文明》这款游戏里。

在这游戏中,二人现在都挂靠在郑一峰创办的公会里,倒没担任什么职务,也只在闲暇时混一混。

自唐秦牺牲后,郑一峰和卢成国以及接任的唐世民对在游戏中征伐已经失去了兴趣,很少上线。

当初三人创办的公会也落寞了很多,不复过去的威势。

不过郑一峰依然会时不时的要求麾下的初中级指挥官进入游戏,利用业余空闲时间在游戏中强化锻炼。

当初那三大公会之一的大型军团虽退守一隅,但倒也以极强的小规模作战能力而闻名天下。

总之,这几年来,随着唐天心的工作愈加忙碌,登陆游戏的机会越来越少。

郑峰在渐渐成熟后,也开始利用绝大部分时间疯狂恶补基础知识,上游戏的机会也很少,两人在游戏中碰面的次数早已从一开始的每两三天一次逐渐下降到每月一次,大部分时间里都只得空简单的互相发一发讯息,就像多年前的古人用微信打招呼一样。

照理说,人和人的交情很容易受到时间的影响,再好的朋友,太久没在现实中见面,也很容易变得生疏,重逢之后需要稍微花点时间才能慢慢找回曾经的感觉,但此时此刻,愤怒之下的唐天心却完忘了矜持,甚至忘了自己平时的性格,更忘了郑峰是自己的“哥哥”,下意识间让多年里累积的对这总不成熟的哥哥的“不满”之情瞬间爆发,就上手了。

她拧耳朵的手稍微发力,六点钟方向走你。

你的模样

“哎!疼!疼疼疼!”

郑峰惨叫起来。

唐天心咬牙道:“怎么?现在知道疼了?谁让你不和人打招呼,就玩什么闭死关的?你要补课,没人说你,但你好歹也该提前通知一下别人吧?”

“这真不能怪我!我当时哪知道填鸭神器效果这么好。再说了,我人就在家里,怎么也不会想到别人会到外面找我嘛!”

“你还狡辩!错了就是错了!你知不知道这两个月我……和多少人一起多担心你!”

“哎我没狡辩,真没。这真纯粹是意外啊!”

……

见二人这打打又闹闹的模样,郑一峰夫妇暗暗表示好生羡慕。

或许这就是无知者无畏的好处吧。

虽明知郑峰生理上是自己的儿子,但夫妇俩还真不敢这样训他,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尤其见着那张脸,便按捺不住的犯怵。

作为先哲计划的参与者与完整知情者,夫妇俩可是很笃定的知晓,郑峰的容貌与先哲陈锋并不是单纯的相似。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郑峰还真就是陈锋。

既有长相的缘故,又有郑峰在战斗领域逐渐展露出光彩的缘由,同时郑一峰如今也成长到了相当的高度。

但郑一峰自己站得越高,便越只觉得自己这能耐,只是能刚好勉强配得上凝聚出先哲基因的配置而已。

所以,不管别人如何看待,就郑一峰自己在每次看见郑峰时,脑子里却已经先入为主的下意识将这所谓的儿子当成了真正的先哲了。

他知道这样不太好,但很难控制。

夫妇俩的莫逆之交唐世民倒稍微好一点。

唐世民性格上继承了唐颖鹜、唐夏傲和唐秦更“机械化”的一面,对人对事更就事论事,更理性化,甚至理性得有些极端,所以唐世民在与唐天心和郑峰这样的“晚辈”打交道时,反倒更加自然。

“年轻真好。”

郑一峰悄悄感叹着。

梁芸点头,“是啊。”

郑一峰:“说起来,唐天心少将在第三战区里可不是这性子。弗尔切克将军告诉我,她在军中以严厉冷静而著称。”

梁芸:“严厉?这女孩子看着不像啊。”

梁芸负责的是郑一峰的指挥舰上的医疗后勤等内卫工作,对其他部队的情况不甚清楚。

郑一峰点头,“所以我现在见着她这样,才觉得惊诧。弗尔切克还说,她非常少言寡语,为人十分冷漠,在与其他人交流时几乎从不寒暄,只说正事,每个字都言之有物。”

梁芸先是一愣,“记得她小时候就是这样,只要不是与郑峰在一起,几乎都不会开口,还以为等她成年了会有所改变呢。”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据我所知,虽然没人告诉她真相,但她自己已经立志向着帝国最高军事统帅的高度前进了。她的追求太大,所以不肯浪费哪怕一丁点时间。”

梁芸:“只在碰到郑峰时例外。”

“嗯。”

自抵达前线附近的潜伏基地以来,唐天心在这四年间以极快的速度成长起来。

据统计,在所有同级指挥官中,唐天心平均每天阅读吸收的过往战例数量最大,完成的模拟推演次数最多,模拟推演的平均收益最高,阅读敌我新技术战情分析文件的数量最高且理解最为深刻,在专业模拟训练系统中参加的对抗次数最多且胜率最高。

唐天心向其他人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比你有天赋的人还比你更努力,让许多竞争对手感到绝望。

数年来,唐天心麾下的9527舰队也参加了最多次数的作战行动,但得益于她创造的相对最低战损率,9527舰队中的作战人员更换率是最低的,同时她在几乎每一次行动中创造的战果也是同级舰队中最好的。

限制她权力的,从来就不是能力,仅仅是因为当下时局已然进入敌我持续高强度交锋的相对稳定状态,没有当初唐夏傲和安德烈等人崛起时能轻易遇到会对文明战争走向造成巨大影响的重大事项,军队体系的指挥层不需要冒险提前让她掌握更大的权力,可以为她创造出一个相对循序渐进的升阶通道,只逐步提高她手中的资源份量,让她可以一边参与战争,一边积累经验,强化思维模式。

毕竟唐天心如今仅仅只得个十岁多一点,按照宇宙人类的通俗观念,才刚刚成年而已。

但9527舰队规模从当初的二十万还是提升到了如今的总量百万,以及包含十万艘载人舰船,且载人舰船中的战士、工程师、医务人员、远程智慧机师等多个工种的平均职业技能水平无限接近A级,另有S级与顶峰级成员若干,已然成为第三战区目前最重要的核心特战舰队,已被整编为9527军,拥有对同级舰队的无责指挥权。

按照原定计划,唐天心最迟在这个月内就将成为中将,并且9527军会进一步扩张为集团军,舰队数量会增加至千万艘,并成为直接听命于安德烈·弗尔切克的超高机动权限特战舰队。

但由于郑峰“失踪”的缘故,她不得不请假离开,让9527军进入静默状态,并提前开启扩张整编。

这让她和9527军错过了三个行动,并且没办法亲自坐镇靠近前线的隐藏基地里,第一时间与那些新下属见面。

郑峰误了她的大事,这会儿当然火冒三丈。

当然,按照其他人对她的了解,她其实本不该回烈阳3的。

至于郑一峰和梁芸的情况倒又有不同,虽然也是请假,但其实二人已经离开烈阳3整整十年,早已积累够了法定节假日。

只是郑一峰责任心太强,又不好管郑峰,索性只一直呆在前线。

刚好最近郑一峰与唐世民的顶级特战舰队又正好退入云顶星域,进行方位的休整与技术升级改造,得在原地驻留一个月,郑一峰在得知消息后,便立马带着梁芸回来了。

“行啦,不要吵了。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追究责任也没什么用,不如趁机休整一下,转换一下思维。”

见唐天心终于松开了郑峰的耳朵,叉腰考校起郑峰的学业,梁芸瞅准机会走上前去,适当介入,可算是救了郑峰的命。

“啊!”

唐天心可算是反应过来,自己可不是在场最有权力教训郑峰的人,人家爸妈还在这儿呢,顿时大窘。

但不愧是老江湖,她脑子转得飞快,立马就给自己找到了台阶。

“阿姨不好意思,我……我也没真生气,就稍微说他两句。对了,我那边还有点事情得先走一步,我先回通讯站去和舰队新来的中层指挥官打个招呼,晚上一起吃饭啊。”

说完后,唐天心红着脸跳上唤来的快速浮空穿梭机,眨眼间跑了个没影没踪。

等隔得远了,她才做贼心虚的回头望,看着那一家三口,心头暗想,刚才自己是有些失态了。

虽然在哥哥的成长历程中,叔叔阿姨几乎就没陪伴过他,真正在少年时代给郑峰既当妹妹又当爹妈管着他的是自己和智能机器人,但长辈就是长辈,这点不容置疑。

“这孩子,还真脸皮薄。”

梁芸看着已经远去到只能瞧见个小黑点的唐天心,笑呵呵的说道。

郑一峰摇头,倒没说什么,心里却想。

她可早就不是孩子了。

有些话,郑峰这“小家伙”在旁边,他不方便讲。

近年来,周东来越来越感年事已高,精力不济,已经想转入参谋部,不再负责云顶战区总指挥工作。

按照周东来的谋划,等安德烈·弗尔切克继续成长一点,最多再要个两年,他就会将总指挥的职务平滑过渡给安德烈。到那时候,第三战区的统帅之位自然得换人。

目前第三战区里倒是人才济济,理论上可以接任安德烈的人不少。

但最近帝国本部与云顶战区最高层里已渐渐传出这样的声音,许多人认为唐天心的表现如此优异,既杀伐果断,又心思缜密,还有相当的奇谋能力,是时候考虑提前将她推上更高的位置了。

当初人类制定女娲计划,想要培养的本来就是帝国最高统帅,不可能让她一直负责特种作战。

所以到那时候,即便唐天心不能直接上位,也很可能被先推上去暂代第三战区总指挥一职。

如果她真能驾驭得住,那便立刻转正。

只是如今似乎又起了变数,郑一峰也不太确定这事能否最终成行。

唐天心掐郑峰耳朵,然后又红着脸跑掉这一段,肯定会有很多人看到,并开启一轮十分重要的深度评估。

很显然,在与郑峰呆在一起时,锁定她性格的命运公约印记会松动,让她表现出强烈的非军人特质,十分情绪化。

郑一峰也不知这是好是坏。

如果她作为一名战区级总指挥官,会轻易出现强烈的情绪波动,那么她的决策稳定性便很可能会受到影响。

这影响是好是坏,对她的能力是增强还是削弱,谁的心里都没底。

要在军队体系中一直向上爬,几乎不允许任何重大失误,稳定发挥的能力比什么都重要。

几分钟后,一家三口回了家,梁芸去到厨房,准备亲自做些小菜。

郑峰父子俩则在客厅里坐下。

虽然已在量子网络上与父母见过许多次面,但当父子俩真相对而坐时,郑峰多少还是有些局促。

郑一峰并未急着开口说话,而是在心底悄然盘算着该如何开口。

在以前,郑一峰与郑峰所说的每句话背后,大体都有先哲计划委的安排。

但现在先哲计划已名存实亡,对于郑峰的培养已经部交给了“命运”,这反倒让郑一峰在开口前有些投鼠忌器。

良久后,郑一峰才缓缓说道:“郑峰你这些年干得还不错,但我个人认为你有些急于求成了。”

郑峰耸肩,“笨鸟先飞嘛,我没办法。”

“你这个没办法,不就是着急的表现么?”

“我是想早点离开学校,到9527舰队去。”

“你还是担心唐天心的安危?你和丁虎不是就这问题谈过了么?你不认可他的看法么?”

郑峰摇了摇头,“不完是担心她,其实我能感受得到学院在我个人身上倾注了大量资源。我的存在占据了太多教育力量,挤压了太多同龄以及那些年纪比我小的天才的成长空间。太多人在若影若现的配合着我演戏,我能感觉得到他们的疲惫。就像丁虎,他现在只是我所在班级的直属教官,至少将超过一半的精力都花到了我身上。但我认为,他的成就不该仅止于此。诸如此类的情况太多了,我很不适应,很不喜欢。所以我认为自己如果直接到战场上去,参与到军队内部的竞争,以及直面复眼者的威胁,那能加速我的成长,同时又能节约下大量不必要的资源浪费。”

郑峰说了很多,但郑一峰却直接抓住重点,“你说不完是担心她,说明还是有的。你被自己的私人情感干扰了判断力。但我认为你应该对她身边的守备力量报以信任。并且,以你现在尚未稳定在A级的战斗员能力,就算到了她的身边,也只不过是增加一个炮灰般的护卫而已,意义不大。还有,前线可不像这里,万一你早早的战死了,那你的想法也打了水漂。”

郑峰别过脸去,嘴硬道:“我也不一定会死吧?而且为什么别的B级战斗员能死得,我就死不得?仅仅只是因为我是郑家这英雄世家的后人么?如果都到了这个地步,人类文明却依然如此肤浅的因为血脉的缘故,就这样粗暴且不理性的分配资源,把人命分出三六九等,还保持着这样肤浅的思维,那我们早晚还是得战败的。”

郑一峰大惊。

看书福利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

他没料到理论心理年龄尚且只是个孩子的郑峰,竟会产生这种想法。

这就是“先哲”的洞察力么?

那先哲计划委里的人们可真是太冤枉了。

郑一峰脑子里飞快转动,决定把话题绕回到唐天心身上,“你以自己相对浅显的知识去理解整个文明,有点过于偏颇了。你还是在受个人感情的支配,以相对狭隘的观念来看待世界。你是在自我说服,自己找理由。”

郑峰悍然摇头,“我不承认。”

郑一峰:“那我顺着你的话说吧,你再想想,仅仅只是因为你是郑氏的后人,就给到你这样的资源,真合理吗?”

郑峰:“所以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到了恰当的时候,你会知道的。但现在,你应该把外界对你的资源倾斜,变成自己内心里更强的责任心。你要对得起这些资源,不只有急着上战场这一条路可选。你也该相信,一切安排的背后,一定有什么你不知道,但却很重要的缘由。”

郑峰撇撇嘴,“说白了,就还是我太重要,死不得嘛。”

“你现在一直在训练,即便远程参战,接触到的也是小规模的战斗。我带你看一看真正的超大规模战役吧,该让你更深刻的感受一下,在这种等级的对抗中,个人的生命有多脆弱,个人的感情倾向,在集体的需求之下有多渺小。”

说完,郑一峰便打开个人辅助系统,选出了自己迄今为止参加过的最惨烈的大规模会战,并将郑峰的思维拉了进去。

父子俩的身影出现在一片虚空中。

这是位于云顶星域外层的一个恒星系。

这是个常见的双星系统,驻扎在此的共有一亿七千万艘人类战舰,总人口规模超过二十亿。

郑峰说道:“我知道这场战役,名叫Z星三月战,我看过战役模拟。在这场对抗里,我们牺牲了接近一亿艘舰船,阵亡人数超过十二亿。”

“你作为小学学员只能从外部看到十分初级和梗概的信息。我带你走进去,看看里面的人。你应该明白,打仗死的是人,不是数字。当你明白这个意义时,就应该知道,为了更好的取胜,为了在将来的战争中死更少的人,哪怕看起来再不合理的事情,都有其必然性和价值。哪怕这决策的本质是赌博,可只要能一本万利,怎么都值得。”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