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短视频app.

(上帝视角)

夜月诡书疲惫的倒在床榻上,他拿着木牌一副怀念的样子。

瑶池之外修养幽境,山雾缭绕世外仙境。

“来,清明。吾带你去看看海,你说过你想看海不是吗,吾找到一处很壮观的地方。”

那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走到一个软弱书生面前,他当时非常温柔的笑着。

“天镰上将,书生我不过是个奴才,上将救了奴才,奴才我应当处处侍奉您才是,怎的可以随着您去看什么海。上将能记得奴才我的心愿奴才已经非常感激不尽了。”

书生紧张的红着脸,他更是跪在地上给这个黑衣男子磕头。

黑衣男子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他有些为难的叹了一口气,“清明啊,吾说了很多次了,你直接唤我的名字便是,这些名号吾听的太过生硬。”

“上将,这儿真的不合规矩。奴才不敢……”名叫清明的书生将头抵着手背恭敬的趴在地上。

“你先站起来,你这样会让吾很苦恼的……”黑衣男子将清明扶起来,他柔情的看着清明紧张的脸庞,“吾从来没有听人叫过吾的名字,吾想听清明你叫吾的名字。”

“但是上将……”

“清明叫吾的名字吧。”

青纯的一个人

清明躲避了片刻黑衣男子的视线,接着他才选择正视男子。

“春……春秋……”

“清明你再叫一遍吾的名字好吗?”

“春秋。”

就在书生叫完黑衣男子名字之后,那黑衣男子便化成了一只巨大的黑兽飞向了天空。

黑兽有着坚韧的鳞片,它有着老虎的头,龙的四肢和尾巴,身上长着狼的长毛。

它很高兴的在空中移动,这种情景让书生想起来哪次他将要死去的时候,在书生被强盗用武器刺穿身体之后他便在空中看见了这副模样的它。

黑兽从空中移动,他朝着书生飞过来,就在要扑到书生的瞬间,他迅速化成人形一把抱住书生。

“清明是第一个叫吾名字的人,吾真的是太喜欢清明你了。”

书生紧张的推开男子,“奴才不值得上将您如此看中……”

“清明……你答应吾以后都叫吾的名字可好?”黑衣男子不强求他人,他遵从书生的意愿。

“上将,奴才我终归是奴才……所以……”

书生还是遵守他那一套的立法,黑衣男子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抹失望。

“所以清明这儿海你也不陪着吾一起去看了?”

“奴才只能在此侍奉上将您……”

“那……好吧……”

黑衣男子有些伤心的离开了,书生也便继续做着他的活计。

书生自从被黑衣男子救活之后,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侍奉一辈子黑衣男子,他要帮着天镰上将成为最优秀的上仙。

那一天天镰上将不知从各处赴宴回来喝的酩酊大醉。

送天镰上将回来的是同为上仙神兽的灵蛇圣君。

“这儿小子吵着要去看海,本圣君也只得将他给送回来了,清明接着你便照顾他就是。”

灵蛇圣君将天镰上将交给书生之后就离开了。

书生也只能带着他的这个上仙回洞庭休息。

“清明,你也来喝酒的吗?吾这儿就给你倒上……”

天镰上将摆动作倒酒,书生一时有些费力的扶着他。

“上将您分明不胜酒力,为何要喝这么多酒……”

书生好不容易的将天镰上将扶回卧榻上休息。

天镰上将却用一副羡慕的口吻和书生解释他喝酒的原因。

“还不是酒宴上吾听闻了一件事? 那件事让吾心情很是不畅快? 这不稍微不注意就忘了节制……”

天镰上将随意的躺在卧榻上,他侧身看着书生。

“是什么事情让上将如此心烦,竟然还能心烦到喝了这么多酒?”

书生第一次见天镰上将如此? 他也难免的担心。

天镰上将对着书生还是那一副痴笑,“清明你想知道?那就叫一遍吾的名字? 吾就告诉你……”

书生好奇是好奇,但是他也不想破了规矩。

“你就说‘春秋,我想听’便是。”

天镰上将见书生一时没有言语便开口出主意。

“上将这儿……”

“合着吾怎么做都是不合规矩了吗?清明吾很伤心的……这是命令哦? 吾命令你对吾这么说。”

天镰上将说完就打了几个嗝? 接着他又温柔的笑了笑。

“春秋? 我想听……”

既然是命令那书生也只能实行。

天镰上将用手托着自己的脸颊? 他开心的讲述他在酒宴上的事情。

上仙之中有一位特别喜欢玩耍的兔仙。

酒宴上说的就是这只兔仙的事情,兔仙和凡人私奔了。这儿不算什么大事? 但是上神们担心那凡人会凭借兔仙而上界。说白了他们还是顾及先前的凡人诛仙的事情。

上仙之间讨论将兔仙找到剔除她的仙法,但是一旦被剔除仙法,那她就变成一只普通的兔子了,这样她便没有办法同凡人结合。

在上仙之中还有一位十分喜欢兔仙的上仙,这位上仙想着带回兔仙杀掉那凡人便去追捕了。

这些本来就是上仙们用来议事消遣的杂事,但是天镰上将听了就是心里不太爽。

要不是灵蛇圣君在场,天镰上将怕是要在那酒宴上闹上一闹了。

“吾很羡慕她,她很勇敢。她找的那个凡人也勇敢……他们应该幸福才是……吾也想……吾也想同自己的救命恩人在一起……但是吾……”

天镰上将没有说完就因为酒力而睡着了。

书生只得将毯子给天镰上将盖上然后离开。

天镰上将的救命恩人?

书生笑了笑,他能理解一个人对自己救命恩人的感情。

第二天天镰上将和往常一样的早早的就来到书生身边看着书生做事。

“吾昨日喝的有些多了,有件东西忘了给清明你了。”

天镰上将将一块木牌交给了清明,清明好奇的看了看木牌,那木牌的材质和平常的木头有很大的不同,可以说木料有些差。

“上将这是……”书生疑惑得发问。

天镰上将微微一笑,“吾听说这是用神木制作的木牌,可以给人力量。吾想这儿木牌可以代替吾给你力量也说不定。”

“这儿……上将怕不是被人骗了?”

“嗯?”

书生和天镰上将相互看着对方,这儿一人一仙的脸上同时露出疑惑。

xiazaitxt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