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亚洲影院入口

(上帝视角)

“你为什么杀了她!她还是个孩子!”虚云道长一边搂着小勺探究她的鼻息之后便质问被他一掌打到墙角的云其深。

云其深扶着墙壁艰难的站起来,刚才虚云道长的掌风震的云其深又吐出黑色的血。

“其深!”觅子信想要上前去查看云其深的情况,结果刚一动作就被虚清道长拦住了,“他就算是你的徒弟罢,这可是残害同门的大事!”

“我去看歹炁总行了吧!”觅子信甩开虚清的手先来到歹炁的床榻前,觅子信用法术观测歹炁的身体,“这是……灵丹?”

“灵丹?!”虚云道长也惊讶,“他歹炁不能服用灵丹的……”

“嗯……好在量不大……”觅子信用法术稳定歹炁身体以后也转眼看了看云其深。

云其深这时是一点儿法术使不出来,刚才虚云道长的一掌就把他仅存的法力打散,窥心之术用不了甚至还伤了内脏。这个虚云道长真是深藏不露。

“师傅……你这儿也是在怀疑我吗?”云其深本来就疲惫的脸上又多了几分伤心。

原来不用窥心之术会是这种感觉,早知道当初就不要这儿玩意儿,早知道以前就不和他们接触!

“不,其深你听为师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小勺根本没有法力把灵丹喂给歹炁他,当时在场的能做到的也就只有云其深了!”

外露是裹不住的诱惑难挡

虚云道长轻轻的将小勺放在地上,他缓缓站起来,虚清道长便上前去搀扶他。

“其深……我信……”

觅子信还没说完“我信你”这三个字,云其深就自嘲费力的笑了笑。

“哈哈哈……我如今说什么你们都不会信!我何苦说你们认为的借口给我自己清白!”云其深好不容易站直身体,“你们亲眼看到的!我杀了小勺……”

虚清道长没有拦住虚云道长,虚云道长一个瞬移朝着云其深又是愤怒的一掌。

“这可是你清口承认的!正好我替小勺报仇,替歹炁抱怨!拿着你的头也能平息山下的围攻!”

虚云道长将手击打在云其深胸口的一瞬间然后一转直接将云其深硬生生从凌药阁的墙壁处打了出去。

一时的巨大声响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注意。但是虚清道长和顾愁眠都无法离开他们的地方。

灵境道本来和金麒麟商讨着事情,紧接着这边传来消息。

云其深杀了虚云道长的弟子,现在正在被虚云道长单方面攻击。

云其深不是不还手,他是没法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云其深不可能让自己绝命。但是如今没有法力只能让虚云道长单方面虐打。让云其深心里不好受。

但是更加不好受的是虚清道长和觅子信看自己的眼神。

我什么都不是……你们都不信任我……我……

[好说啊……他们这么虐待你……杀了他们啊……法力我借你……]

分明是自己的声音,云其深猛的摇头相当做听不见,但就在他摇头的时候虚云道长的招式又到了跟前。

虚云道长所有的攻击都在攻击云其深的心脏处,只攻击一点。

“苦棘穿心————”

云其深感到胸口处就像被绞肉机搅动一样。

就在这时候一把仙剑打离了二人的距离。

云其深才感到疼痛减轻。

“住手!虚云!”

这声音是灵境道的,随他一起来的还有金麒麟。

金麒麟靠近云其深查看他的伤势,这家伙一点儿法力没有了?!怎么可能!银护腕就算脱离,法力应该还有残留,可云其深现在的体质就和常人一样,连普通魔人的能力都比不上。就连窥心之术这种自身的法术都用不了!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金麒麟询问,“渣渣你没事吧……”

“没事你[哔——],老子差点又死了……”云其深压抑不住胸口的压力又吐了一口黑血。

灵境道看着云其深眼圈发黑,整个人虚弱到了极点,那边虚云停止攻击还从他行着礼。

“和我说这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灵境道撇了一眼云其深接着问虚云道长。

“我同流萤虚清他们本想着探望一下七师弟,结果一进凌药阁的门,就看见云其深用剑将我徒弟小勺杀害了……那孩子……”

虚云不再说话,虚清在不远处也走了过来。

“禀告师傅,三师兄说的句句属实,再说云其深也亲口承认他杀害了那个孩子,还有……”虚清也不说话了。

“一个个的,吞吞吐吐像什么话!多大的人了!我最讨厌你们这种说话大喘气的,终归都是说!一口气给我说完了!”灵境道最烦这种不好好说话的人了。

这时候蒋清和仇山一起赶了过来。

“……七师弟他吃了灵丹……”虚云道长开口。

虚清这时候已经在出冷汗了。

虚云道长接着说,“当时凌药阁只有云其深有能力将灵丹给七师弟吃下去。”

“真的?!”金麒麟一脸不敢相信,云其深曾经在仙药宗不可能不知道灵丹,再说歹炁的事情他又不是不知道,不然为何还要回来给歹炁银护腕?

云其深见金麒麟问他就头一别一句话不说。

灵境道这边也生气,这种一句话不说的更烦人。

“流萤呢?我要他说!”

“六师弟在凌药阁中照顾七师弟。”虚清开口。

灵境道也便径直走向凌药阁,虚清在他身后疑问,“那云其深怎么办。”

“先关进修炼山崖下面的牢房,等查清楚了我亲自处理。”

灵境道说完就走,然没有理会云其深用一种极其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

虚云虚清二位道长也便动手要把云其深抓住。

云其深看着周围的所有人包括金麒麟,这儿一个个的眼神,都是什么意思!你们不相信我吗?我出来又有什么用!

你们只会相信自己!哈哈哈哈哈。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傻个彻底!

云其深自嘲的一笑,他笑出声,疲惫的脸上流出眼泪。

喵的……老子这个男人怎么会流泪呢!该死的下雨天!哈哈哈哈哈。

“小师弟……”蒋清看着云其深一边拉着正要冲上去护主的仇山,“大师兄别冲动!里面一定有误会的。”

仇山也不相信云其深会杀了小勺并且给歹炁吃灵丹。

虚清虚云逼近毫无反抗的云其深,金麒麟也往旁边一走。

云其深顿时感到自己根本就不适合存在这里,他不值得信任。

“我看谁敢动他!”

凛冽的剑光一闪,一个身影挡住了云其深。

云其深抬头一看,这个身影像极了泷千夜。

但是眼前的却是一个女子,而且是她的师父——泷芸桦。

“我的徒弟是他灵境道说关就关的!”

泷芸桦手中那翠绿的剑发出寒光,“灵境道你出来!为什么你的关心你的徒弟,就把我徒弟一句话关起来!谁给你的胆子!”

随着泷芸桦来的还有龙形的小光,小光靠近云其深要将他含在嘴里,但是云其深却推开了它。

灵境道刚刚踏入凌药阁的门槛就听见泷芸桦叫他的名字。

Recommend